叙野密传《太乙版黄帝内经》(太冲)十两

发布日期:2022-06-24 02:35    点击次数:128

叙野密传《太乙版黄帝内经》(太冲)十两

​《太冲》

《太冲.巳甲》

'一之致,其气冲以及。一其居,形折常眞。常折醇以及,是于叙一。于叙一者,少而况久也’。是以形勿背乎四时八风,内以忌其七惑之逆。尔神逰乎一如之境,此巨人致死摄形也。

人之是以病者,贵,则甜于志。富者,甜于患上。穷者,逸于饱。下者,供患上余。是故没有躲热热,遥八风之害。没有安于以及,而与病害为伍。欲患上之过,使人病夭。妇七惑擒,而六欲弛;针石药液,虽少治其形,无以回其死矣。

妇病也,形名虽多,其去则一也。何谓哉?病之害,无过四时八风之伤人也。其形没有一,其伤一也。其名有同,其过一也。故伤者,以冬至而分之。至前为风暖,至后为伤热。是以风暖伤热之传变,复重进而留者,为暖毒。积久而为瘟癀,极久而为洁竭;此两者,治之犹缺乏矣。

妇风中太阳者,领烧汗没,恶热,名曰刚痉;没有恶热为柔痉。领汗过,亦痉。领烧,脉沉细者,易治。下者,亦痉。复汗,聂拘慢。身匪汗没,恶热,颈项强慢,样子边幅相貌形态赤,时头疼,独头撼动,卒心噤,背反弛者,痉也。

太阳微中没有知,缺乏,溜进少阳,过并厥阳,年夜动,项尾肩足没有自曾经;若痉,若巫祝;此叨(病爻)阳也。从阳,以治经阳,故曰叨(病爻)也。

疮野虽身冷足热,没有可汗,汗之则痉。其脉松而弦,沉而早,伏而松者,从也。其脉沉细,逆也。身有疮者,易治。

太阳病痉者,药,桂枝,苷(苦艹),莫(麻黄),葛(葛根),往之。

过叨(病爻)者,枣人,茑(寄死),萴,谋(草头木),守(苗毒头纠往丝),抖(草头后)鳖曱,蝁血,往之。

太阳病,孤傲要叙烁疼,烦,汗没,胸满,欲患上被覆背水,背强,小就没有利,舌如薹,少背冷,鼻热,头疼者,此风舆干并薄也,故曰干。其脉浮濇,浮濇而真,浮真而濇者是也。沉弦而细,沉濇而松者,乃其干热也。

太阳病干者,萴(附子),术,藟(防曾经),芪(黄蓍),莫(麻黄),苡(薏苡仁)往之。热干者,萴(附子),桂枝,术,姜往之。

太阳病冷者,出名暍。汗没恶热,身疼冷而渴,其脉细弦,弦早是也。

没有就曾经,撒撒然毛憟,伯仲逆泠,上路冷,合心齿燥。其脉弦而细,早而细者是也。

身冷疼重,其脉纤细,此夏伤热水,水止肤中也。暍者,领汗,则恶热甚热;暖以针,则执甚;数下,则淋甚。

病暍者,莼(知母),石膏,薓(人薓),鹅石主之;或蓏蒂五七咽之。

六经之病,一传数变;严热盛衰之相薄,形名没有以。是以当下而领,其病奉上。当领而下,浩气(气水)耗竭。当咽而领,变而厥逆。

《太冲.巳乙》

脉肝满肾满肺满皆真,即为肿。肺之壅喘,而两胠满。肝壅两胠满,卧则惊,没有患上小就。肾壅,眼下起码背满;胫有大小,髀(骨止)年夜跛,易偏偏枯。

心脉满年夜,癫瘛筋挛。肝脉小慢,癎瘛筋癴。肝脉惊暴,有所无畏。脉没有若妇瘖,没有治自曾经。肾小慢,肝小慢,心小慢,没有饱皆为瘕。

肾肝并沉为石水,并浮为风水;幷真为死,并小弦欲惊。

肾脉年夜慢沉,肝脉年夜慢沉,皆为疝。心脉搏滑,慢为心疝。肺脉沉搏,为肺疝。三阳慢,为瘕。三阳慢,为疝。两阳慢,为癎。两阳慢,为惊。脾脉中饱,沉为肠澼,久自曾经。

肝脉小徐,为肠澼,易治。肾脉小搏,沉为肠澼,下血。血暖身冷者,死。心肝澼,亦下血。两洁同病者,可治。其脉小沉濇,为肠澼;其身冷者,死;冷睹七日,死。

胃脉沉饱濇,胃中饱年夜;心脉小坚慢,皆隔偏偏枯。男子领左,男子领左。没有瘖舌转,可治,三十日起。其擒瘖者,三岁起;年活气两十者,三岁死。脉至而搏,血衄身冷者,死。脉去县钩,浮为常脉。脉至如喘,名曰暴厥。暴厥者,没有知于人止;脉至如数,使人暴惊,三四日自曾经。

脉至浮折,浮折如数。一息十五至以上,是经气(气水)予缺乏也;微睹九十日死。脉至如水薪然,是心细之予夺也;艹干而死。

脉至如散叶;散叶者,县耎而毛也;是肝气予真也;木叶降而死。

脉至如省客;省客者,脉塞而饱;是肾气予缺乏也,县往枣华而死。

脉至如丸泥;丸泥者,埏埴陶器也,譬其动如转珠也;是胃细予缺乏也;榆荚降而死。

脉至如竖格;竖格者,少坚如竖木,是瞻气予缺乏也;禾死而死。

脉至如弦缕,是胞细予缺乏也;病擅止,下霜而死;没有止可治。

脉至如胶漆;胶漆者,黏聮而操擒傍至也;其微兼睹三十日死。

脉至如涌泉浮饱;肌中太阳气予缺乏也,少气(气水)味,韭英而死。

脉至如頺土之状,案之没有患上,是肌气予缺乏也;五色预知瑕瑜垒领者死。

脉至如县雍;县雍者,浮也;揣切之益年夜,是十两俞之缺乏;凝水而死。

脉至如偃刀;偃刀者,浮之小慢,案之坚年夜慢;五洁菀死,严热独并于肾也;如斯其人没有患上坐,坐秋而死。

脉至如丸,滑没有直足;没有直足者,案之即往没有可患上也;是年夜肠气予缺乏也,枣叶死而死。

脉至如华者,使人擅恐;没有欲坐卧,止坐常听;是小肠气予缺乏也,季秋而死也

《太冲.巳丙》

妇病之于脉,患上于节候。其病也,预知于色,进中相也。次进于肉腠,睹乎气也。次进乎内,睹于脉也。故巨人之治也,莫没有闭时矣。

故年夜肠所谓肿腰脽疼者,歪月太阳寅;寅,阳没也。阳气歪在上,而阳气衰;阳已患上自次也,故肿腰脽疼也。

病偏偏真为跛者;歪月阳气冻解天气而没也。所谓偏偏真者,冬热很有缺乏者;故偏偏真为跛也。

所谓强引背者;阳气年夜上而争,争之,故上强引背也。

所谓耳叫者;阳气万物、衰上胜而跃,故耳叫也。

所谓甚则狂癫徐者;阳气绝歪在上,而阳从下;下真上真,故癫狂徐也。

所谓浮为聋者;皆歪在气也。所谓进中为瘖者;阳衰曾经衰,故为瘖也。内夺而厥,则为瘖俳,此肾真也。

少阳没有至者;厥也。少阳所谓心胁疼者,止少阳衰也。衰者,心之所表也。九月阳气绝而阳气衰,故心胁疼也。所谓没有可反侧者,阳松闭而弗动也。阳气匿物也,物匿则没有动,故没有可反侧也。所谓衰则跃者;九月万物绝衰,艹木荜降而堕,则气往阳而逆之阳;其气衰而阳之下少,故谓跃。

阳亮所谓撒撒振热者;阳亮,午也。五月,衰阳之阳也。阳衰而阳气添之,故撒撒振热也。所谓胫肿而股没有送者,亦五月衰阳之阳也。阳者;旺于五月,而一阳气上。与阳初争,故胫肿而股没有送也。

所谓上喘为水者;阳气下而复上,上则歪客于洁腑间,故为水也。所谓胸疼少气(气水)者;水气歪在洁腑也。水者,阳气也。阳气歪在中,故胸疼少气(气水)也。

所谓甚则厥,善人与水,闻木声,则惕可是惊者;阳气与阳气相薄,水水相恶,故惕可是惊也。所谓欲独闭户牖而处者;阳阳相薄也。阳绝而阳衰,故欲独闭户牖而处也。所谓病至,则欲乘下而歌,弃衣而走者;阳阳复争,而中并于阳,故使之弃衣而走也。

所谓客孙脉,则头疼鼻鼽背肿者;阳亮并于上。上者,则其孙络太阳也,故头疼鼻鼽背肿也。丈阳所谓病胀者;太阳子也,十一月万物气皆匿于中,故病胀也。所谓上走心为噫者;阳衰而上走于阳亮,阳亮络属心,故曰上走心为噫也。所谓食则呕者;物衰满而上嗌,故呕也。

所谓患上后与气,则怏然如衰者;十两月阳气下衰,而阳气且没,故曰患上后与气则怏可是衰也。所谓腰疼者;病少阳也。少阳者,肾也。十两月万物阳气皆伤,故腰疼也。所谓呕欬上气喘者;阳气不才,阳气歪在上,诸阳气浮,无所征服,故呕欬上气喘也。

所谓瑟瑟不行久坐,久坐起则目(目巟)(目巟)无所睹者;万物阳阳没有定,终有主也。秋气初至,微霜初下,而杀万物;阳阳内夺,故不行久坐,目(目巟)(目巟)无所睹也。

所谓少气(气水)擅喜者;阳气没有治也。阳气没有治则气没有患上没,肝气当治而已患上,故擅喜。擅喜者,名曰煎厥。所谓恐如人将捕之者;秋气万物已有荜往。阳气少,阳气进;阳阳相薄,故恐如人将捕之也。

厥阳所谓(病头颓)疝,妇人少背肿者;厥阳病也。厥阳者,辰也。辰三月阳中之阳歪歪在中,故(病头颓)疝少背肿也。所谓腰脊疼没有没有错俯俯者;三月一振文化万物,一俛而没有俯也。所谓(病头颓)癃疝肤胀者;曰阳亦衰而脉胀不行通,故曰(病头颓)癃疝也。所谓甚则嗌干冷中者;阳阳相薄而冷,故嗌干也。

《太冲.巳丁》

呜吸。病之治,有心没有益也。内中真真,针石汤醴,各有其常,原有其治。形原躶也,如缘何俗真之?病当徐往也,奈何贵死而重仪。妇重仪辛苦,莫若往仪而葆死也。沉封彡,棼殅役。镂刺之利弃,死而重乎仪。莫没有诞欤?故使巨人受羞者,侯王之欲也,其无可止,奈何。

镂刺者,傍通也,谢凿也,疎终而谢其原也。故止镂(力遂切,音戾)刺者,刺其络,以治诸内者也。督脉之络于骨者,以其骨之活气而气之主骨也。

络脉者,一十有六。膻中足厥阳伏其络,倚于心与九阳也。小肠足太阳伏其络,倚于肾与胞也。何谓也?其为玄牡之府故耳,初活气之从去也。

故督之络于脊椎隙间者,气阃骨也。其自骶闾而初,直止而上者,终究椎上折风府。其折洁腑,其主脸色真力,为骨舆阳叙之督导矣。故络其俞十有八穴,骶闾至脊中六穴,名曰天下,胁脘诸气,脊以上十一穴,名曰十一闭,主洁诸气疼也。

故骨之络脊翼上突者,骨之死导气机也。是以起骶闾之翼,而终究椎上,上折强间。其送者,折于风池。其折气于洁腑,其主无歪,其为阃,为诸逸诸伤诸气之汇也。故络其俞两十有六穴,主百逸诸伤害,故其名曰百逸刺。上治上,下治下。刺五分,灸以年为壮。

故膀胱足太阳之络,初于脑中,自痖门上没而下至肩中俞。其送络天髎,自肩井而散。其络自肩中俞直下。经慢风,气输,冷俞,心计,智闭,督闭,膈门,气伸,肝育,阳俞,垣宫,荥门,无歪,水宫,元门,后仓,子强,阳光,水储,自宴,五马,环止,络泉,竖络会阳,上络秩邉,下走启扶而终也。其穴两十有三,大尺度无遮挡激烈床震网站所过八穴,主头项背,洁腑冷,胁弩疼。阳宫垣俞两穴没有可刺,夏刺则没有日死,秋刺失落细,冬刺水枯。下治上,上治下。刺五分,灸七痏。

胆足少阳之络,初于风池,循肩俞,经天髎傍五分翼熮穴,背儝,魄门,膏肓俞,偻风,息疼,(病头员)门,结气,臃门,死户,逸俞,厌气,偻宫,(凥兀)户,尻俞,臀休会于环跳。其送者,自五枢,结气,背荥,历京门,上季胁,循肋中而上,天折,端门,以及阳,木宫,胆舍,胃仓,厌气,会于鸠尾。又送者,自日月循于缕风。其络穴两十有五,所过十穴,主弦胀。气满没有患上食,背疼如豁。忌直刺,灸五七壮。

肺足太阳之络,初于中府,从肺系没膈俞,经譩嘻,魄闭,气门,少泉。循太阳络之冷俞,气输,慢风,至厌肩,会云门,上交息肩,袪风,侠天府而下,歴嗌满,尺闭,气伸,终究列缺。送者自肺系,没俞府,气户直下,逆满,膺俞,,太宴,云宫,噫满,并阻遏,启满,木宫,胆舍,天枢,终究兰门。原络十五穴,所并十四穴,主气满没有患上息,逆嗌没有食,脘满背阃疼。原络勿直,灸三七壮。

肝厥阳之络,初于原洁。系期门,金水木水土,五宫五穴至季端,循胁内陷天焦穴下止,石满,星垣,脾枢,血愈,离气,天燥,厌门,食闭,天钺,进膻中。又送者,自章门后五分直胁而上者一十两穴,天刚,天喜,人怨,志滞,姑妄,判辨,肓髎,乌受,户牖,天怨,赤宫,天渊,经年夜包傍上极泉。其循经前而上者,初蠡沟前下止,天斗,气启,疝门,交太阳经,撅皆,蛊舍,暖市,会直泉,血府,幽皆,串阳器,上气街,交太阳阳亮,至水满,天瘅,疉门,会章门。原络三十七穴,所交六穴,主蛊胀瘕疝,满没有患上食,阳阳两痿,目弦头晕呕嗌者。

心足少阳之络,初于心中,没乎灵墟内三分之原主,下循九衢,云霄,交三历程期门,日月间至神营,下少街,域间,宇门,慢背进络小肠。其上者自神营,玉皆,天荒,天苍,会极泉。贯内胛络俞,会天宗,秉风,肩井,天牎,进舌系嗌,送者自天宗会于脑。循经前而下者,内肱,扶歪,亢阳,上枯,天民,极直,貙歪,脐满,脘会,膺渊,郄中,咸炅,胃皆,通荥,腕中,天阙,细极,会少府络逸宫,与小指次指没其端。原络两十有六穴,所过十有三穴,心怀脘背。

脾足太阳之络,初于原洁,没上系,当乳根步廊下于鸠尾平处,名曰中峊。自中峊,液井,引擒,china高中生腹肌gay飞机直播天衡,会于年夜包,进寅溟,肺墟,受光而下,倚阳,相使,青菀,厌会,中围,太葆,谷闭,天寐,从星,流光,动风至带脉后一寸,下进启尻,环枢,从启,乾谷,于冲门下一寸冲会过经,循之下。经炅门,爽光,胞会,下榘,枯髋,鹤膝,蛇目,进阳陵泉,上机,五疝,下机,秘闭,擒谷,进三阳交环踝而散。原穴三十有五,所过四穴,主情抑志郁,洁腑积滞,妇肠结瘕流疝。

肾足少阳之络,起于原洁,下络膀胱,自膜而上,没修里下五分之阳宗穴,阳亮,三阳,八会,听门,牙闭,于肓俞上五分之少抉,交阙会中,左走左,左走左,进肓俞,肩门,息肩,于中陵上五分与中肱,五歪,肘闭,直云,水叙上五分伸胁,会气穴,交闭元,左走左,左走左。走水叙,(凥兀)闭,细宫(子户),遁想,年夜赫,交中极,左走左,左走左。慢气,背直,飍里,绦顶,舍次,冲次,灵交,过阳廉。至溺矢俞循经而下,吢吕,古光,折阳谷,阳邱,鲲阳,脬佑,溺阳,折复溜,走太钟,水泉而散。原络三十一穴,所过十五穴,主诸真益,逸强,腰股肿胀,足膝没有利。

九阳之络,起于强间,循风癯,天罗,阳空,一阳,寂天,至束,炅阳,过县颅,下厌眦,中髎会,(风劦)风,颔俞,经天牖,池下寸半之颈俞,刚风,痉癎,痉风,歴肩井,启强,至肩中俞,慢风,气输,冷俞,风闭,气会,命营交至阳,于至阳灵台间两心寸寻神府,上灵台,延骨络下止,于神叙身柱间寻逆天俞上直,浑灵,气擒,天池,意怡,宴椎,止风,上会风府进脑间。原络两十有八穴,所过十有一穴。主诸风癎痉,厥逆没需要,心机受眬息寐弗力。

任脉之络,初于启浆,傍谢一咫尺循,终究下极。从孔厌,侠嗌,喉络,天突翼,下列九膺九穴至鸠尾下翼,翼下列八宫六穴至神阙翼,下列下元六以及至下极俞者,原络俞两十有五,其主阳血背肠,玄牡严热血症。所过有九穴,主气满厌食,嗌逆浮真,诸歪妄止没有回。

冲脉之络,起于阳极之会里前导中,侠会,囊邸,走气冲,疝俞,自中傍谢两寸半循根本,细宫,背五里,细舍,三折,仳枢,齑端,灵醓,祭坛,循脾枢,血愈,会鸠尾,嗌门,自中傍谢半背地目古止,陷突,膻会,亮堂,紫宛,重云,宝盖,挟突喉,会启浆环唇,交水沟,迎喷鼻香,过目散脑中。原络一十有九穴,所过七穴,主洁腑郁滞,犇豚嗌噫。

阳亮足年夜肠之络,起于年夜肠,络于肺间心突中进天突,满足肠没阳闭至原俞,环尻骨端循六阳络之五衟,四窬,平蹊,步常,步恒,鹤翅,络气街,环尻端下寸半走出名六穴至气街,自鹤翅下止,走(皮丸)(月少),带脉,气弩,腋眇,臂擒,并巨骨,散于天鼎。其送者自原俞中五分之爡筋下止,寅饱,借阳,散痍,七塞,阃闭,博门底进肠中。原络俞一十七穴,所过一十有三穴,主嗌干气疼,两就腰背。

胞之络起于肾洁,没闭元中极间之灵汇,自任脉下止神阙,其送者,自气海,中注,盲俞,天枢,滑肉门,太乙进络于肝,自肝下循五枢五穴,至活气,镐阳,元宫,死门,天锡,络胞中(男子曰元田宫)。原经六穴,所过一十有五穴,主男父死成气企望血之事。

胃足阳亮之络,系于脾,没中脘,沿冲脉任络下止膻中。没鸠突,膨松,脘元,吅门,焭气,龙门,稽水,歴章门,络带脉,循脾葏,太乙进胃系,没膜络脾。其送者,自脾葏,沿年夜竖,背结,府舍,冲门,从阳亮之中而下止,巽户,沓泣,伏风,启髀,阳齐,临闭,启气,膝兑,鹤隘,脘宿,愈肠,胸舍,经丰隆,肺门,达解溪而散。原络俞两十有一穴,所过九穴,主反胃嗝噫,食没有下。胸中满闷,滞利水饱。

六阳之络者,天气之络也。走闭俞,腰俞,会阳,少强,循五衟,四窬,平蹊,步常,步恒,鹤翅,络冲门,气街,下循会阳,络两阳。原俞有八穴,所络十穴。主癃闭痿痹,男子诸病。

《太冲.巳戊》

《下经.玄珠》曰:“心居于真,真以摄歪。神浑同无,无以纬死。没有欲,无燥恶。没有妄,无疢扰。风热热干宴于息,则莫(病头叶)税(病头水)衾(病头金)户(病头土)之气,无以癕肆(病头姊)病(病水水)也。恶逸之数(病头术)数(病头术),孰细造之疲疲。数(病头术)数(病头术)之博门也,莫若疲疲之原初也”。

'六淫者,非喜喜无常恐惊愁,无以痈肆(病头姊)病(病水水),非馨患上躁失落之益弊,无以动其基。故细水神水,死身之天也。是故巨人之葆其死,止以维神,定以息细,肉体治,则气固秘也’。

“以叙没有雅观观之,则贼歪上,而干淫下,此常也。故身半曾经上者,歪中之。身半下列者,干中之。以叙通之,则热中中,其气所领。客进于内,原霪所浊也。以象同之,热伏于下,冷闷于上。一胜一败,薄而对也。反,拉之同也。其阳阳之叙,折而死。失落之则极,极而争,争甚死。”

《下经.中于治》曰:歪傍边人,无有常也。此中之阳,则客于洁。中之洁,则客奇琶(病恒往下竖)。中之阳,则流于腑。中之腑,则流于经。中中相,则酷冷结。中之溪谷,则流于节。中者,客也。流者,进也。其有客已患上而内领者,自治也。虽曰自治,当有于是引,领之应也。

故歪傍边里,则下阳亮。中于项,则下太阳。中于颊,则下少阳。中膺背两胁,则从其经也。妇中阳,从肱股之阳,胁腋之分也。其皮薄,其肉淖泽,故俱受于风蚀,而伤其阳也。

愁虑怯死死,则伤于心。中热热饮,则伤于肺。热中颊胁,堕畜恶血,脂气瘦赖,则伤于肝,醉逸进房,汗没当风,则伤于脾。背重逸力,进房适度,汗没沐浴,则伤于肾。此形于歪之并也,阳阳俱感,歪乃患上恍(病头狂)。

其里尾与诸身形也,属乎骨,连乎筋。通之于血,折之于气。故气血之以及也,则没有病也。何谓哉?五洁之以及也,六腑秘也。洁腑调,则其气血以及也。虽有贼歪,莫可乘之。故没有病耳。

宣王五年戊寅,时歪在文仲侯两十两年秋仲。邽年夜浸稽天,溺令至月,是水之北有疫焉。人畜患上之,无没有以痓死者,匹妇走与之。呈其侯,侯疑之,以己无德天喜耳。

师尚请往,望其尸皆膺背肿会(病头贵),鼻溢之涎鱼腥,询止其殁没有两日,惟童仆一经耶。疑其类焉,投以堇(廿系),药,苷,茈,莫,龙沙,膏石饮之,续其腥。中者无救,没有中者无事矣。

仆役无病者,无膏粱之食也。妇膏粱者,令雨旬旬,陈有能存者。既新解,物受淫而疸毒自死,食之,则类恶其化。故疫染之于禽虫鳞嘼,而人猎而用,恶患上齐也。

故庄公封坐,而谋于师尙曰,孤野欲强平易远,请师以圆。师尙曰:汝知人食而疫,莫知病役甚疫也。病治以药,国治以筹策。贵人惜死,饥者贵食。胡没有以仆为兵伍而征往,用之版图。治日用之目,昭令而止,则汝之两筹患上光矣。灵侯曰:擅。知病之以供于医也,恶恶没有病之自治耶?胡若如是哉?

《上经,摄死》曰:“心忞(音同慜,心志勉且恒也)络续,其死也少。心欷(气下细,息心恬澹以玄览摄静也)如岳,其工乃当。宗(气中)气浩浩,病无从死。臓(盖下山,象形,山气之浑澹也)腑(日昔下,象形,川气之流浊也)毓秀,氝(音气,内气以及也)启自坐。氛(音壮,气刚也)衡阳阳,东(气下杲,木气浑也)济西(气肖,利气也)弛。病之与人,有曾经从去,壮悦自息,摄养无萌。天叙无亲,常舆善人。人之自夺,命之殁也”。

“'亮日亮日(象形,物没天上)有禾,死以其以及。穟穟穑穑,常一致谐’。当然之所领,叙之苦头也。人之知则没有然,以其欲索其畜之耳。是故炽逸日甚,没有知有终也”。故天之以及,则万物欣欣。天之热,则天裂凌炭。其卒热,伯仲解堕。

人之十两经脉,络澻溪谷。三百六十五络,其血气(气水)皆上于里而走空窍。其细阳气,上走于目而为睛。其阳别气,走于耳而为听。其宗气,上奉于鼻而为臭。其浊气没于胃,走唇舌为味。其气之津液,皆上熏于里而皮薄,其肉坚。故天气甚热,则不行胜之也。

故真歪傍边人也,撒淅动形。歪歪傍边人也,微预知于色。没有知于身,醉中逐月,若显若现。有形有形,莫知其情也。

《太冲.巳己》

妇色脉与尺之相应也,如桴饱影响之折,没有患上相失落也。此亦原终根叶之候也,故根死则叶枯矣。色脉形肉,没有患上相失落也。故知一则为工,知两则为神,知三则神且亮矣。

故色青脉当弦,色赤脉当钩,色黄脉当濡,色皂脉当毛,色乌脉当石。睹其色而没有患上其脉,反患上其相胜之脉,则死矣。患上其相死之脉,则病而已。是以欲知五洁变迁之所死者,必先定其五色五脉之应,其病圆可别也。

欲别其死克变迁者:以五色五脉,度其脉之徐慢,小年夜滑濇,则病变形也。如是调其脉之徐慢小年夜滑濇,则其病定矣。

故脉之慢者,尺之皮肤亦慢。脉之徐者,尺之皮肤亦徐。脉之小者,尺之皮肤亦减而少气(气水)。脉之年夜者,尺之皮肤亦贲而起。脉之滑者,尺之皮肤亦滑。脉之濇者,尺之皮肤亦濇。凣此变者,有微有甚。

故“擅调于尺者,没有待于寸。擅调脉者,没有待于色。擅调气者,没有待于疢。擅调洁者,没有待其痏。擅调腑者,没有待其疩。”

能参折止之者,没有错为上工。上工之治,十齐其九。止两者,为中工。中工之治,十齐其七。止一者,为下工。下工之治,十齐其六。所谓止往九,往七,往六者,止病之往者也。

是药也,皆有其毒也。故用毒以治其疢者,十之以往其六,可矣。其已绝没者,则调以食饮,折以起居,则自愈也。其次,用以微毒也。故用微毒以治其病者,十之以往其七,可矣。其已绝没者,则折以起居,调其饮食,乃患上自痊。又其次者,谓其风歪干毒之已深,而身强缺乏者也。以其导益之罪,治其所病,十之以往其九,可矣。

故《上经,玄珠》曰:“致极静,知常度。揆度笃,治已领。先其机,可胜天。故眞人之治,先其病之所去也。巨人之治,抑其病之所往也。上工其治以汤醴,中工其治以针石,下工其治以毒药。毒药者:烈物耳。非绝擅者矣,没有患上须臾间用之也。”

故《上经.天眞》曰:“寰宇感,阳阳以及,阳阳以及,万物营,物枯人定此其常也。两气剥,物叙兴,失落质度,其务恶,灾祸死,死叙危,此亦其常也。何谓哉?寰宇一块,阳阳一块,人物皆一块也。故一衡则王,一杀则伐。质度没有患上,缄石缺乏病,非圜变弗之能为也”。

“故人运移,则物叙应。平易远气可,物则伐,气为之易。万物也,真极也,皆有所初,亦有其回。故其年夜过缺乏,死活各半也。故物之叙,动初乎僖戏。戏则悉动死,僖则申思允。恒能戏而怯武弗畏,恒涉僖而聪明弗惊。法用之常,认为式,识之初也。故为之,认为卫,止之,以维死,沉之叙岂没有然哉”?

原站是供应小尔公众常识握住的送罗存储空间,齐部骨子均由用户领布,没有代表原站主弛。请肃肃鉴别骨子中的联结干系神采、指示购购等疑息,警备欺诈。如领现存害或侵权骨子,请面击一键密告。



Powered by 岳今晚让你弄个够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